【太中】你不能成为我后妈,但你可以考虑我 (上)

ABO预警

王子宰(A)X 少爷·被逼婚·差点成了王后·暴力O中

又名:我和我爹抢男人



中原家祖辈经商,到中原中也的父亲这一代时,已是皇城显赫的经商世家了。但可惜中原家虽说是腰缠万贯,却没有任何贵族名份,因此在皇城众多名声显赫世家中也可谓是畏手畏脚。


所以,从出生的那一刻起,中原中也就背负了打入豪门的重大家族使命。


虽说中原中也打心底里厌恶他跟贵族攀亲戚的使命,但他还是被中原夫妇安排的妥妥当当的。


从他很小的时候起,中原夫妇就把他送进了皇城的贵族学校。美其名曰是学习上流社会的礼仪,实际上则是为了方便找个可以联姻的对象。中原夫人早就把中也班上合适的对象列了个小册子,嗯,青梅竹马什么的想想就很激动。


但让中原中也可不像中原夫人一样拥有恋爱脑。事实上,他从入学起就没让中原夫妇省心。上课第一天他就把他的同桌揍的鼻青脸肿的,原因是因为同桌嘲笑他矮,还叫他小蛞蝓。毕竟中原中也的身高是道硬伤,不过俗话说的好,身高不够,武力来补。于是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嘴欠的同桌按在地上狠狠地摩擦。


中原夫妇知道这件事时是崩溃的,但当他们听说了被中也胖揍的人的姓名时,中原先生从来没有这么渴望过犯心脏病。


太宰治,帝国唯一的王子,现任国王与他第七任王后的儿子,一张水灵灵的嫩白脸蛋儿被中原中也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中原夫妇本想着太宰治铁定不会放过中原家了,却没想到小王子什么都没说,默默地把伤养好了,继续上学去了。


此后的几年也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去了。期间中原中也与太宰治的关系越发越恶劣,逐渐产生了三天一动手,两天一大吵的规律。太宰治捉弄中也的方式也愈来愈奇怪了,声称中也是自己的狗和把中也的牛奶泼到他身上的作死方式已经见怪不怪了。对此,太宰治表示他只是在尝试新的自杀方式而已。


直到中原中也十八岁的那年。


中原中也十八岁的那年发生了四件大事,太宰治分化成了Alpha,而他的后妈,帝国国王的第九任妻子因病逝世了。不过若与第三件比,这两件事都不能算是惊天动地。


中原家全家的希望,中原中也分化成了Omega。


按理说中原夫妇内心应该是崩溃的,毕竟拱贵族卷心菜的计划全部泡汤了。不过他们竟然出人意料地冷静,甚至为中原中也举办了一场盛大的成人礼来庆祝他分化成Omega。


但中原中也不傻。他知道,如果有一天你亲生父母开始像亲生父母一样对待你,你的麻烦就大了。


事实果然不出他所料。


对于中原中也来说,成为Omega就意味着失去曾经所拥有的权利和尊严,从消费者变成商品,沦为alpha的生育工具。


而在他的成年礼上,他更加坚定了这个想法。殷红的绸制礼服放荡地勾勒着他的修长的身形,纤细的腰和微翘的臀令人垂涎。深V的领口裸露着白里透红的脖颈,黑色的红宝石choker凸显着诱人的锁骨。在场的Alpha们无一不露出了雪狼般贪婪的眼神,他们都在好奇谁会拿下这可口Omega的第一支舞。


当然,他们很快就不用争风吃醋了。因为他们姗姗来迟的国王殿下理所当然地获得了这珍贵的第一支舞。老国王贪婪地搂着中也的腰,一双眯眯眼低俗地打量着中也白嫩的颈。


中原中也的胃里翻江倒海。他细长的柳叶眉微微皱起,精致的脸上写满了厌恶,他巴不得剁了这个老色鬼喂狗。虽说太宰治恶趣味又变态,但比起这个搂着他的老色鬼简直好了不知道多少倍。中原中也一瞬间竟然对太宰治很是同情,毕竟他有这样一个变态父亲。


但中原中也的思绪很快就断了。老国王突然用力拽了中也一下,一直暗暗用力抵触过多肢体接触的中也猝不及防地跌入了他令人反胃的怀抱。老国王又顺藤摸瓜地弯下腰来,在中原耳边轻轻呢喃到,“中原君有没有兴趣做帝国的第十任王后?”


他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的褐发青年捏碎了手中的红酒杯。


TBC.

私设Omega正式场合穿裙子

一堆错字,原谅我,手机码滴…

作死了一下午画的精灵中和龙宰

不说了,压根就没刷题…

哎,怕…

【双黑太中】宫斗之今天也想回家呢

皇上宰X皇后中

原创人物第一人称视角

注意避雷…

沙雕预警


正文:


大家好,我叫苏岚,年方二八,不过我叫啥跟本文毛关系都没有,作者只是来冲个字数而已。不过你需要知道的是,我是本剧的女主角,一个要统领后宫的女人。


没错,你没有看错,我对征服皇上的心灵和肉体以及把后宫众佳丽按在地上摩擦这件事势在必得。毕竟我也是京城某大官(根本不需要知道官职Okay?总之很牛逼就是了)的小女儿。我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完爆村口的翠花儿。三岁识字,六岁熟读四书五经。上的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写得了八股,炖得了鸡汤。算得一手好导数,编的一手C++(喂,作者不要把自己的期望强加到别人身上啊)。


纵使我才貌双全,玛丽苏爆棚,言情小说里如bug一般的设定,要想征服皇上的心灵和肉体以及把后宫众佳丽按在地上摩擦也不是一件容易事儿。你问为啥,其一是因为要不然作者没法儿写了,其二呢是因为有一个boss级的人卡在了我和皇上之间,那就是中原皇后。


中原皇后,全名中原中也,为啥他有个日本名字咱不知道,也不敢问。别看是个男的,脸好的一批批的,腰细的也一批批的(我词汇量有限OK?),和皇上太宰治关系坏的不要不要的,但翻牌子的次数也是不要不要的(不是很明白发生了啥)。据说中原皇后原来是魔教教主的养子,具体咋和太宰治好上的,咱不知道,也不敢问。


太宰治,老娘要攻略的对象,本朝皇帝。人帅的是一批,还有点儿阴柔美。据说少年时代因为皮肤太过白皙,长相太过俊美被人错认为是太监过。这位仁兄,为你点蜡。别看他长得好看,据说他极其滥情。经常在御花园逗小宫女儿玩。还经常和什么宫女啊秀女啊聊家常,聊到情深处,小妹妹潸然泪下,太宰表示完同情后就连哄带骗地拉着小妹妹去投湖。御花园里凡是能入的水他都入过了。结果每次都是中原皇后亲自下水捞他。完了以后拉到寝宫胖揍一顿,晚上罚跪搓衣板。但是令人费解的是,每每这样,中原皇后第二天总是不来上朝。而被揍的鼻青脸肿的太宰治总是一副性福到爆的嘴脸。还是那句话,咱不知道也不敢问。


当然这些都是些深宫后院的流言蜚语。我对自己的美貌与聪明才智还是很有信心的。等着被我征服吧狗男男!


但我万万没想到我入宫第一天就失策了。


这么说吧,根据可靠小道消息,皇上早上肯定会路过御花园。我本来一早上起来正打算去御花园溜溜,不巧一出门就遇到了中也皇后。不愧是后宫霸主,真人果真比谣传的更好看。那蓝眼睛瓦蓝瓦蓝的,具体啥血统,咱不知道,也不敢问。


我承认我可能稍微神魂出窍了一下下,毕竟我在集中精力吸中也皇后的颜。吸颜面前,没有礼数。


不过我很快就回过神来了。


因为太宰陛下来了。


说时迟那时快,我的机会来了。在短暂地环顾四周后,我风驰电掣般地撞向了旁边的假石山。


说真的,当时我的血就这么稀里哗啦地流了下来,当然希望不影响形象啊,毕竟头可以破,血可以流,但妆不能掉。


奥斯卡欠我一座小金人儿。


太宰治这会儿是终于慢悠悠地走到我们跟前儿了。还好我反应快,正可谓恶人先告状,啊不不不,是早起的鸟儿有虫吃,马上想他请安。“给皇上请安了” ,我夹着鼻子嗲嗲地说。


“你这头是…”


“禀皇上,民女今日刚刚入宫,方才碰见皇后娘娘,还没请安,便被娘娘失手推了一下。也怪民女不知礼数,怕是娘娘有些急事,挡到了娘娘的道罢了。” 我低眉顺眼地道,哈哈哈,中原中也,你怕是死定了。


“嗷嗷,这样啊,中也真是粗鲁的孩子呢,怎么能这样对待新来的美丽小姐呢!真是欠教育呢!”


不会吧,太顺利了点吧……我的演技有这么好吗?


“既然这样的话,来人啊,护送朕和皇后娘娘去冷宫,朕亲自教育他。”


“对了,” 太宰治挑了挑眉,“小桂子,你去把专门给皇后娘娘准备的“刑具”送到冷宫。”


“我靠太宰治你这个大变态啊啊啊啊!放开我!光天化日的,你想干啥!!!”


然后呢?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太宰治喜笑颜开地背着骂骂咧咧地中原中也走了。同行的一群太监和宫女也见怪不怪地跟着。


留我一个人在原地流血…


靠!我现在只想回家!


不知道是TBC还是Fin……



拖更的日常

遗传恋母卡文了。


不好意思各位


我道歉,我错了


但是我现在脑洞突然干涸了,写一半写不下去了


问一下各位想看伏见和八田的正面冲突?还是伏见没有看见而被八田误解?


谢谢各位小可爱。


请原谅我。。。



【双黑太中】Temptation 天使宰X恶魔中

天使宰X恶魔中

本章为设定!码正文中,欢迎YY


中原中也:高阶恶魔,代表七宗罪中的色欲……因为色欲是以山羊为其符号的,所以故名“羊之王”。本人很讨厌色欲这个职位,但还是努力拼业绩诱惑人类(暗地里可能觉得自己更强大可以干更邪恶的事?比如暴怒什么的)因为讨厌地狱里的恶犬(见狗怂)而常年居住人间。喜欢人类的红酒… 与背叛前的宰治青梅竹马。武力值超强但意外地讨厌暴力。对于弱者和纯洁的人充满同情。专挑罪大恶极者下手。


太宰治:现大天使,原恶魔,曾以作恶魔太无聊了为理由而投靠天使。后来才发现追妻火葬场,原来中也才是真爱(不是炮友( ´▽`) 没错小恶魔宰上过本垒了)然后后悔莫及,天天琢磨着怎么在人间办了中原中也。有点病娇,被中也认为有自残倾向(拔拔自己的羽毛跳跳楼啥的)。


AU:Inspired By Good Omens


恶魔对天使及其体液过敏,接触则会被烫伤。天使在人间力量很强,略胜恶魔们一等。

恶魔靠蛊惑人类并使之误入歧途而获取力量。并借此与天使抗衡。



TBC.

CrossOver我明天码~

❤️❤️❤️

【太中】【伏八】到底是遗传还是恋母?(中)

私设伏见是太中的崽,前文请看主页。

微尊礼无差


伏见猿比古今天运气也算是差到了极点。被上司无情地压榨,像南孚电池一样,一节更比六节强就不说了,被淡岛麻麻从单身宿舍里拽出来也就不提了,一向奇葩的父母居然出现在了Scepter 4门口。其尴尬程度好比你爸妈突然出现在学校然后当着全校同学打了一架一样具备毁灭性。


不过更令他大跌眼镜还在后面。


在看到伏见的那一刹那,太宰像一条猎犬一样飞奔了过去。


(伏见:我怎么不记得我爸怎么爱我了呢?(◐‿◑))


然后他轻盈地躲开了伏见微微张开的双臂,矫健地身手令中也惊诧不已。太宰随即轻快地拉起了淡岛世理的手,含情脉脉地道,“啊~美丽的小姐~请你用你的芊芊玉手掐死我吧~我愿成为你刀下的冤~魂~”


“啧啧,恶习不改”,一脸黑线的伏见猿比古刚刚掏出一沓小刀,却只见电光火石之间,一把银色的匕首就飞了过去,穿破了太宰gay里gay气的白色西装裤,把他订在了Scepter 4 金碧辉煌的土豪的墙上。


“不麻烦她了,我来动手就行了。” 中原中也杀气腾腾地说。


事实证明,暗器天下第一的从来都不是小李飞刀。


而是小李飞刀他娘。



宗像礼司尴尬地推了推眼镜,目光之余还瞟了一眼太宰治破了个洞的裤裆。“不如这样吧,鄙人会为太宰先生暂时更换Scepter 4的裤子,伏见你就陪中也先生游览一下东京吧。”作为一个除了碰见周防尊时,理智都全程在线的牛郎团团长,宗像礼司又一次成功地阻止了一场毁灭性的灾难在Scepter 4发生。


太宰治还沉浸在被中也家暴的惊恐中,呜呜地抽噎着。中原中也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并向宗像礼司赞许地点了点头。他随即优雅地转身,温柔地拉起了伏见的手,迈开了他无处安放的虽然身高不高但比例良好的大长腿,悠悠地走出了Scepter 4。



(伏西米:我可能是真爱,但我爸妈绝对是意外)



另一边和八田美咲闲逛的镰本今天本来只打算做一个安静的美胖子,和八田溜溜弯,收拾收拾蓝衣服的什么的。直到他看到了令他永生难忘的一幕。伏见猿比古和一个矮个子的红发男人手牵着手在逛一家帽子店,其亲密程度宛如…宛如…宛如情侣。“艹,所以伏见这小子是另寻新欢了吗!” 镰本一边在心里默默鄙视伏见这个渣男一边试图阻止八田看到这狗血的场景,以避免二次伤害。不过已经太晚了,红色短发的小混混透过橱窗直勾勾地瞪着伏见和中也。他的瞳孔狰狞可怖地瞪着,喉结微微滚动,像是有一声高分贝的尖叫被死死地卡在了嗓子眼里。(详情参考闪灵?)


“八田哥…” 镰本欲言又止,正在等待他的,貌似是一部很烂的八点档。





TBC.

我觉得这篇对不起上一篇…

我更晚了抱歉啊同志们…

说起帽子店的话,我举四只爪推荐Goorin Bros,一家米国帽子店。可以买到纯羊毛手工制作的礼帽。价格偏高但绝对物有所值。可以私人订制大小、加羽毛点缀等。我觉得中也肯定特别喜欢。

嗯,谢谢看到这里的小可爱们啊

有有关接下来情节走向的脑洞的小伙伴们可以留言哦


【太中】【伏八】到底是遗传还是恋母?(上)

私设脑洞,K和文豪野犬的Crossover,伏见是太中的崽崽。不喜勿喷:)微尊礼无差


当太宰和中也夫夫二人在Scepter 4门口出现的时候着实让青组的众人大跌眼镜。特别是对高度近视的室长来说绝对是不小视觉的冲击力。蓝眼睛的小个子男人把微卷的红发在头上盘成一个髻,任由另一个棕发的男人慵懒地把头埋在他颈处。


中也没好气地推了一下太宰治,让他在众人面前稍微有点骨头。毕竟不能在儿子的同事面前丢脸。


“咳咳”,看门的小哥很尴尬地咳了一下,提醒这对秀恩爱中的狗男男。毕竟Scepter 4 的都是公务员正经人(又不是牛郎团)。


“你好!是这样的,我们是来这里看儿子的。他在这里工作。”中也一边一本正经地说道,一边推开了没有骨头的太宰。


“请问您的儿子叫什么名字?”


在中也身上蹭了好一会儿的太宰终于吃足了豆腐。精神抖擞地一抬头,病娇地说道 “伏~西~米~~”。


此时正在宿舍里码代码的程序猿伏见不由得感到一阵恶寒。难不成那死胖子又摸了我的美咲?下次看到他一定得剁下一只他的咸猪爪。


太宰的这一声吓得门口小哥冷汗直流。他开始懊悔没有早一点看出来太宰夫夫和伏见的关系。用脚趾想一想都知道,高智商病娇和他的红发暴躁小娇妻,活脱脱中年版的伏见八田嘛,连择偶标准都遗传了。他一边恭恭敬敬地给夫夫二人开了门,并表示会有人在大厅接待,一边有急忙给室长和淡岛打了电话。毕竟伏见的父母一定不是什么善茬,万一处理不好就可能会成为Scepter 4 史上最惨烈的灾难。


事实上中也并没有意识到周围紧张的气氛。他像一个合格的港口黑手党一样,大步流星地走在Scepter 4 公款支付的大理石地上。而一旁的太宰则从撒娇模式瞬间转换到了装逼模式,魅力全开地跟着中也。


从接到电话的那一刻起,宗像礼司就不得不放下他珍藏的周防尊私家相簿集,给淡岛打了个电话,吩咐她去把伏见从单身宿舍里捞出来。但是,当他真正下楼面对双黑二老的时候,宗像礼司才陷入了真正的恐慌。


准确的说他陷入了对伏见无尽的恐惧之中。虽然他早就认为伏见对八田的痴迷十分变态了,但是看见了中也之后,他开始怀疑,伏见这小子是不是他喵的恋母啊?


你们这些当王的心都脏。


“啧”直到某人很不情愿的撇嘴声在他身后响起,打断了他的脑洞。


TBC.

我写的这是什么鬼……

【双黑太中】Osmosis

黑化总裁宰X黑客中

灵感来源于同名Netflix剧集

电视剧貌似原文是法语的,故事情节还可以


Osmosis科学上来讲是渗透性,即水从水含量较高的地方渗透到较低的地方,在这个设定里是一个帮人找对象的程序,可以科学地计算出Soul Mate以及匹配度又有大量的个人信息。


Osmosis发明人宰X黑客中

中是宰的男朋友,中因为不满宰乱撩而黑了Osmosis的故事

无异能设定

黑化宰病娇中预警

路人死亡预警


手残脑残勿喷( ´▽`) (我是不会告诉你我已经有4年没写过东西啦,所以会有很多错别字)




“所以说,为什么Osmosis会如此成功呢?太宰先生?”一个身穿一袭祖母绿色礼服的女人问到。她骄傲地露着一双修长白皙的腿,殷红色的嘴唇微微上扬。她甜腻腻的声音,充满了欲望和狡黠,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令人反胃。


而太宰治,她今天晚上的猎物,眯着那双摄人心魄的丹凤眼,莞尔一笑,“呐呐,因为我是用我的爱来设计Osmosis的”。


“那么太宰先生,今晚有没有空让我更透彻地了解你的爱呢?”



“That God Damn Sneaky Little Slut!” 中原中也像一只炸了毛的小橘猫, 暴躁地敲着键盘。他暗自庆幸了一下作为黑客的直觉,要是没有黑进宴会的CCTV的话,他也不可能看清太宰治的真实面目。他的猜测果然没错,长得好看又有钱,比你高还嘴甜的男人一定是渣男。中也边抱怨边揉了揉自己离家出走的腰,毕竟某人昨天被太宰治按在床上蹂躏了一夜,今天又在面包车里监视了他4个小时。


你问为什么有一个有钱又宠你的男朋友的男生会开面包车?别猜了,那是一个黑客最后的尊严。


那些我比你过的好就是胜利的佛系分手宣言根本不适用于中原中也。他的宗旨是你让我青青草原,我就要你坟头蹦迪。坟的话,就是那种渣男小三埋一起的那种。


中原中也秉承能黑了他绝对不废话的宗旨打开了电脑。黑色的手套让他的双手显得格外娇小。一想到这双昨天被太宰治这个混蛋“使用”过的手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攻击他倾尽心血开发的程序,中也轻蔑地扬起了嘴角。


一个简单的脸部对比和一个黑瘫了的数据库不出5分钟就出卖了女人的IP地址。她的高级公寓离中也呆了一下午的停车场只有两个街口。果真,太宰治这种渣男真是瞎了狗眼了才会跟这种蠢女人发生关系。中原中也先生今天又一次赞美了自己的智商并且鄙视了太宰治。


是时候去夜间运动一下了。


还记得刚才那个有关坟头蹦迪的至理名言吗?中原中也也许并没有夸张。


肮脏不堪的东西啊,即使再可爱,也还是去死比较好呢。


中原中也从面包车的后备箱里翻出了他收藏已久的格洛克17。说实话,他觉得自己对太宰治那对狗男女已经很是客气了,毕竟9mm 口径的格洛克是一把很文明的枪,他完全可以去找一把RIP让他们体验一下五脏六腑撕裂的感觉。


雨滴从淡灰色的云层中淅沥淅沥的落下,濡湿了中也的暗红色的卫衣。早春的天气还带着严冬的凉意,令中也只有2个街口的旅程显得格外漫长。


“109C……就是这里了” 中也摸摸索索地找了女人的公寓。他的路感一向都不太好,不过即将把太宰捉奸在床的想法令他热血沸腾,所以推门的一霎那,他丝毫没有意识到门根本没有锁。


那个早些时候在宴会上尽情地展示她妙曼的身材和酥软的声线的女人,现在正僵硬地横躺在她高级公寓的地板上。她布满血丝的双眸仿佛看到了死亡,惊恐而又失神地蹬着中也。


中原中也感觉自己的心跳漏了半拍,当然是因为恐惧,不过这句话作为对一具尸体的评价也算是颇有玩味了。最令他头皮发麻的在于,当他摸着那个可怜又可恶的女人的手时,她的身体尚有余温。如果自己的推测没错的话,死亡时间不过一个小时。


也就是说凶手可能还没有离开。


“哟,小蛞蝓居然来了耶。” 太宰治的声音在中原中也背后响起。他下意识回过头去,太宰治慵懒地倚靠着门框,温柔地微笑着,却令中也毛骨悚然。


“青花鱼混蛋……你他妈的到底干了什么?”


“杀掉了一只恶心的蚂蚁呢”太宰从西装外套里掏出了一把改装过的电击枪,向中也晃了晃。


“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 中也发狂了一样的怒吼像极了炸毛的猫咪。


太宰治索性从他身后抱了上去,灵巧的手指从中也卫衣的兜里抽出了上满子弹的枪。


“呐呐,真是危险的玩具呢,小蛞蝓”。


“小爷问你话呢,别打岔” 中也知道太宰治不会对他开枪,所以狠狠地向太宰两条腿中间踹了一脚。


太宰治痛得可谓是断子绝孙,但是他除了哀嚎一声意外,还是死死地搂着中也的腰。


“蛞蝓果真是笨呐。早就跟你说过我是因为爱才设计了Osmosis的”。


“所以你的破相亲软件跟这有什么关系?”


“关系就是嘛,我用Osmosis计算了一下,这个恶心女人和中也的匹配度实在太高了,所以只能委屈她去死了呢。”


“呐呐中也,快有一天没见你了,超想你耶”。


“中也,我们做吧。”




TBC. 


太宰:( ´▽`)

中也:(−_−#) WTF?


所以就是太宰为了独霸中也而谋杀有可能是情敌的人???


我得看看有没有人喜欢再决定开不开车🤔


还有我对黑别人一窍不通

嗯,本来想高大上一下的,却写出了如此沙雕之作

看到这里的小天使,谢谢你啦

我今天才知道TBC stands for to be continued 

真的没有想写一篇有关谋杀的文章……